《白发》三分中的戏,罗云熙仅凭一点抓住观众的眼球,狠虐观众心

时间:2019-09-25 08:40:01 来源:渭南之窗 当前位置:请骸骨 > 天天 > 手机阅读

2018年,罗云熙凭借在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中润玉一角名声大燥,润玉角色的人气直逼男女主,其“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”的清冷不染尘埃的贵公子形象深入人心,荣登新古装四美榜首。

《白发》三分中的戏,罗云熙仅凭一点抓住观众的眼球,狠虐观众心

2019年,《白发》在腾讯、爱奇艺、优酷热播,罗云熙在剧中饰演男三号容齐,一个“爱为筹码,命做盘,下到肝肠寸断,亦无悔”的深情更悲情的帝王。虽然戏份不多,但容齐却成为了剧中的流量担当,观众最喜爱的角色之一。

最近更新的19集中,容齐仅上线三分多钟,却狠虐了观众一把,为其催泪。

《白发》三分中的戏,罗云熙仅凭一点抓住观众的眼球,狠虐观众心

容齐自打娘胎时起,便携带有天命,那是一种致命的毒,天下间无药可解,天命之毒让他注定活不过24岁。为了压制天命之毒的发作,容齐亦必须定时服用可以暂时缓解天命之毒的解药,缓解毒发时的疼痛折磨,否则七窍流血,如蚁噬心,生不如死。

《白发》三分中的戏,罗云熙仅凭一点抓住观众的眼球,狠虐观众心

《白发》的19集容齐一出场便是天命毒发受折磨之态。容齐紧紧皱着眉头,拳头抓紧,想把天命之毒的痛压下去,最终还是抵不过天命的残忍,手抚着那疼痛起伏的胸口,呼吸急促,似要窒息之态。

小荀子不忍看到容齐陛下被天命之毒摧残折磨,求陛下向太后服个软,求得太后赐天命之毒暂时性的解药,以缓解疼痛。

《白发》三分中的戏,罗云熙仅凭一点抓住观众的眼球,狠虐观众心

如果没看过原着的人,势必不会知道容齐身上残忍的天命之毒竟来自于他的母亲。容齐是他的母亲被容齐的生父容毅凌辱罪恶和耻辱的产物。容齐的母亲对容齐的冷漠和折磨皆是为了发泄对容毅的仇恨。

容齐不理小荀子之意,淹着虚弱,用力的唤来隐卫,问道她最近可好。她便是容乐,那个误解他,与他决裂的妹妹。

《白发》三分中的戏,罗云熙仅凭一点抓住观众的眼球,狠虐观众心

隐卫回答道容乐公主一切都好,与傅筹将军相处和美。

听到这,容齐呼吸的不再那么急促了,天命毒发的疼痛似乎也缓解了不少,挥手示意小荀子和隐卫退下。

容齐拿起那个用来雕刻容乐人像木偶的刀,虚弱的面庞,坚毅深情的眼神,深沉的说道“容乐,我只愿你能从此安稳一生”。

受天命之毒折磨,呼吸急促似要窒息时,容齐心里牵挂、放不下的唯有容乐一人,她的安稳,她的幸福是支撑他活下去,对抗天命之毒的信念。

三分多钟的戏,高潮部分便是容齐与生母的对手戏。全程没有任何语言,那无声的虐点却让人潸然泪下。

《白发》三分中的戏,罗云熙仅凭一点抓住观众的眼球,狠虐观众心

生母因恨意爆发,欲掐死容齐时,装睡的容齐淡然的闭着双眼,等待着死亡,不愿睁开双眼看生母对己的怨与恨,了结惨淡的人生。

母性驱使着太后看望病痛中的儿子,看着儿子因毒发的疼痛双手紧拽着被子,眉毛紧皱,微微的喘息隐含着毒发的痛意,不自觉的伸手安抚儿子那不安紧拽的手,爱怜的为他舒展那紧皱的眉毛。

《白发》三分中的戏,罗云熙仅凭一点抓住观众的眼球,狠虐观众心

对容齐的脸看得越清晰,其生父容毅的脸就越清晰的在脑海中呈现,那屈辱那恨意汹涌而来,对儿子的疼爱最终转化为了无尽的恨意,手变得冰冷而狠辣,掐着容齐瘦弱的脖子,在爱与恨中挣扎,最终只留下一小瓶药,慌张中痛苦的离去。是爱还是恨,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。

整个过程容齐都是清醒的睡着,用睡意隐忍着天命之毒的痛楚,那紧拽着被子不安的双手,那喘得微微的气息,那轻颤的眼角,无声的倾述着天命的折磨与痛苦,诉说着被母亲的恨折磨的委屈与心酸。

即使与母亲的关系淡漠、疏离,容齐对母亲的爱还是存在着卑微的渴望,感受到母亲爱怜的轻抚时,紧皱的眉头得到微微的舒展,后一刻便感到被母亲狠掐脖子时冰冷的恨意与杀意,装睡的容齐没有反抗,平静的面庞透露出凄惨压抑的淡然。母亲走后,容齐蕴含在眼角的泪瞬溢而出,那一滴泪是神来之人,对母亲的爱与恨,对惨淡人生的无奈与心酸都通过这滴泪流出来了。

《白发》三分中的戏,罗云熙仅凭一点抓住观众的眼球,狠虐观众心

三分多钟的戏,没有过多的语言,罗云的演绎让人感觉无声胜有声,演出了容齐的隐忍,容齐对爱的执着与守护,对母爱的渴望又堕落进寒冷冰窖的失意与心酸,使观众产生共情,泪潸然而下。

相关文章:

天天本月排行

天天精选